忍者ブログ
プロフィール
HN:
harei
性別:
非公開
自己紹介:
OFFLINK from harei.
临正小说个人志。架空主题突入。
カレンダー
01 2018/02 03
S M T W T F S
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
カテゴリー
フリーエリア

ShoutMix chat widget
最新コメント
[08/25 阿路]
[05/12 firefly]
最新記事
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
ブログ内検索
リンク
バーコード
RSS
アーカイブ
最古記事
P R
<<   2018   02   >>
 1  2  3  4  5  6  7  8  9  10  11  12  13  14  15  16  17  18  19  20  21  22  23  24  25  26  27  28 
18 February 2018            [PR]  |   |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19 June 2011            试阅sample。(7/20更新)  |  试阅  |  TB:0  |  C:0  |


排名并非按书内排版顺序。
此页面为文本试阅/paro设定请稍等移步另一篇日志。
因为一些原因,1723篇幅被取消了,非常抱歉。
下面更新了军paro的试阅。


content

[军队paro]Dragon Fly

  [乐队paro]誕生オペレッタ。

[吸血鬼paro]Shanti!Shanti!

[原作设定]无醒之梦与破碎商品。





Dragon Fly.



 

Episode.05   
 

正臣站在临也身后一言不发。临也则是一个劲地接电话,看上去倒也没有要说教自己的意思,但自己也只好站在那儿等他。

「随便找个地方坐下吧。」讲了老半天,临也终于放下了电话。他的话里不带半点愠意,这反而让正臣心里有点发毛,不太自在地在原位磨蹭。

不过临也也没有要重申的意思,于是他也就站着了。

「年轻气盛不是坏事,不过,打架还是不太好吧?嗯……纪田正臣同学?」

叮咛地念出全名反而让正臣抽了抽眉毛。现在不是反驳的时候,他默默咬紧了下唇。

「特别你的情况下……吃了学年第一毫不留情的这么一击,估计那名学员这几天都没法痛快了吧。」

说着临也抬起嘴角。

「你是个聪明的学生,就算在背后小打小闹也不会犯传到我这儿的疏漏,对吧?为什么这次是一点情面都不给了?就你个人来说,你也不想在龙之峰君在场的那种情况下下狠手,对吧?」

最后一句出现的名字让正臣猛地抬起头。随即临也拍了拍他的脑袋。

「我知道,你不想被龙之峰看见对吧。我都知道哦。」

重复了两次的语言。比起其他,更多的是让正臣错愕——实实在在地让他动摇了好一下。

这人在……说什么?

知道?

 

「哎呀呀……真的很美好不是吗。为了朋友挺身而出,可歌可泣的青春嘛。我很欣赏哦。」

不能算是很欢喜,却不算很平淡。让人读不出深意的话语背后,毫无疑问的有什么挑起了男人兴致的东西。

「……您想说什么?」

忍不住,正臣还是低声发问了。可临也还是没有给他正面的回答。

「优异的成绩,广泛的人缘,替朋友着想,最重要的还有脑子聪明。像你这样的学生,我不中意都不行对吧?」

读不出字面以外的意思。

 

「我可是,很久之前,就一直想找机会和你聊聊了,纪田君。」

 

说着,临也终于才拉起正臣的手,把他带到椅子边,按下他的肩头,让他坐到了椅子上。

脸上的笑容,也依旧没有褪去。

 

「再在这儿待一会儿吧。反正,你暂时也还不想见到你朋友,对吧?」

 

 

 

 

Episode.06

 

 

 

 

「早上好!教官!」

 

天才蒙蒙亮,夹带着几抹亮珊瑚色的天空中还有大片大片的宵蓝。这样的晨练早已经是日课了,更谈不上会有人有什么怨言。折原临也打了个哈欠,正了正自己的帽子,走到少年们两列排开的队伍中间,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「早上好。纪田学员,声音听不见。」

后半句听上去没有任何强调意味,就好象只是顺口提了提菜不够咸一样,可却着实让还在睡意中半打瞌睡的正臣吓了一跳。这性骚扰教官。正臣默默啧舌——他还没有傻到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。

学员无权违抗教官的命令。

「早上好!教官!」

用尽丹田气的响亮问好再次响起。只不过这次只有正臣一个人孤零零的嗓门。

扯着嗓门吼了一句,临也终于满意的眯起眼睛。

「很好,大家以后也要有纪田这个音量才行哦。」

假惺惺的语气差点没让正臣啧出声来,但是显然只是啧一下舌对于临也来说也只是不痛不痒。

「其实啊,今天的安排和平常稍微有点不一样呢。所以有事要拜托优秀的纪田和龙之峰同学。」

这下不止是正臣,一旁的帝人也吃了一惊,微微板直了腰杆。

「有些东西向让你们拿过来呢……不过稍微有点危险,所以要请你们小心一点。务必按照我之前教过的注意事项来哦。」

临也脸上的色彩更加浓厚了。即将被见证的某种「诞生」,想必是相当合他胃口吧。当然,正臣会这么想,也是在很多年后,偶然回忆起这一天的时候了。

毕竟,折原临也,可以算是最乐意静观「火种」的人了。

「今天的安排,就是要给每个学员配置合适的枪械。」

可以把「第一把」的火种交到这些一如空白的年轻人手中,对于他来说,又怎能不充满期待呢?

「虽然只是尺寸上的适配,但还是请各位认真对待自己的这第一把枪……呐。」


 





誕生オペレッタ。

 

 

 

  

倒数第二首,完。

正臣擦了把汗,喉咙里涩涩的。气也有点弱了。但是没关系,live这种东西就是闹起来最重要。现在场内气氛也几乎到达最高点了,所以没问题的。

既然是最后的压轴曲,那当然是要准备一下。正臣转过身去拿毛巾擦了把汗,正打算喝口水和青叶打个招呼,身后却突然响起了帝人的声音。

而且是透过麦克风,穿透全场,还带着刺耳回声的那种。

「我想大家,都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吧?」

台下爆回一阵回应。

给我等等,这一部分是什么,我可没排练过这样的进程?!

正臣好不容易没差点让水把自己给呛着,可帝人还是径自说了下去,就连其他成员也丝毫没有吃惊的样子。

「今天,是正臣的生日哦。」

 

生日?

……对哦。开场前还记得的,可现在早就被他抛到脑后了。今天的确是619日,自己的生日来着。

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右边那个惹人厌的声音就说话了。

「传说中的六月新娘就在这里哦。」

「……你去死?!」

可这句脱口而出的反驳,却被台下的喊声淹没了。整齐如涛的祝贺声扑面而来。

「生——日——快——乐——」

正臣呆呆地回头看帝人。帝人笑着对他点了点头,又继续通过麦克风说到:「既然这么难得,我们想在这儿插入一首曲目单里没有的曲目。」

这一说正臣慌了。

「等等帝人,这没排过,万一出错了——」

「前辈,舞台上畏首畏脚可一点都不像你哦。」

一直没说话的青叶也一脸淡然地说了一句。这时,有人拍了拍正臣的肩。

是临也。

 

「是那一首的话,你一定记得的。」

那笑容背后的确信,让正臣察觉到了什么——难道是那首。

然后他知道他一定是猜中了。

「你不记得,我也会记得。」

 

「接下来,我们要上的是——诞生operetta!」

帝人念出的曲目果然和正臣想的是一样的。折原临也把他自己手里的麦递给正臣——明明正臣自己也有麦的。他说的话也被台下的掌声淹没,没有麦就更是无人知晓。

「来,让我听听你的,像是哭出来的,声音。」

 



Shanti!Shanti!

 

 

在这种只剩下光棍和赢家两种分类的日子里,想必那老吸血鬼是又寂寞了吧。这个想法在临也蹦蹦跳跳地准备起火锅时得到了有力的证明,让正臣实在是无法不吐槽。

「为什么我在圣诞节不能和沙树约会要在这里和你二人锅……」

临也摆出一张(自认为)人畜无害的嘴脸睁大眼睛眨巴了几下。

「咦,传统的圣诞节就是和家里人一起过的哦?」

「什么时候和你变成家里人了!一定要说的话,沙树还更像家里人吧!」

「我可是和你有血盟的master哦?」

「去死!」

 

说到底吸血鬼过圣诞节本身就有点滑稽(虽然他和沙树自己也没资格这么说),在自己棺材盖上挂特大号袜子的临也更是人间极品。姑且不论临也把袜子套在他头上大笑你就是我袜子里的东西了,正臣可是没给他准备任何的一丁点的一毛线的礼物。

杀虫剂的话倒是可以现在去买。

 

 

『就在刚才,首都东京发生了大规模的停电,估计为人为事故造成,相关人员正在全力排障。此次停电涉及范围较广,丰岛、新宿、涉谷等区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影响。值此圣诞平安之夜,虽多有遗憾,但还请市民少安毋躁……』

 

 

尽管有点煞风景,可那熟悉的痛楚还是如期而至了。闷着嗓子哼了一声,也就是皱皱眉头的程度。算头算尾才两年的时间就这样了,那以后是不是连被咬的感觉都会消失不见呢。

现在他可是有永恒的时间能拿来习惯了。

脚下一软他也干脆坐到了地上,临也倒也依着他。被临也喝完这口估计自己的身体的各处假象也该停止了,剩下的就只有从临也那把它们给拿回来而已。

连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。这几乎已经不能称之为进食,只是一种像契约一样的东西了,哪怕行为双方都没这个意思。心跳是他给的,呼吸是他让的,体温是他留的,这些让自己无法接受的温存,总有一天也会在永恒中被习惯掉。

他们唯一不缺的只有时间。






无醒之梦与破碎商品。

 

 

 

 

兜你个大头鬼啊这是哪门子兜风哪门子drive啊。

「临也先生……你这是什么意思?」纪田正臣在自家门口疑惑地扭过头。

「收拾三天左右的行李,顺便和沙树打个招呼吧。」

「……所以说你兜风要兜到北极吗?三天?」啊啊好想试试像平和岛先生那样发飙啊。

「嗯?」青年夸张地眨了眨眼,「北极是没有呐。带你去海边。」

 

就这样,正臣被半强迫地丢上了去往海边的车子里。临也不知道去哪弄了一辆LEXUS,一时不爽正臣就吐槽了句折原先生你怎么不去弄辆BMW什么的真没诚意。

临也顿了顿,说,比起Be My Wife,我觉得Be My Love还更有诚意。HITO LOVE

这和LEXUS有一毛线关系吗难道你想说LOVELEXUS都是L打头吗。正臣语塞。

 

驶上高速时,已经是晚上七点。天色基本上已经暗了下来。临也驾驶,正臣副驾驶,谁也不看谁。

一路上是一成不变的夜色。只有偶尔穿过隧道时,才会有一下一下的黄色灯光从车窗上反射着飞过。

正臣把头靠在车窗上,细小的震动硌得他不太舒服。眼里闪过一个又一个的黄色光点,却看不见路的尽头。临也哼着轻飘飘的小曲,完全没有前几日还在医院里躺着的人该有的自觉。

他张开口想和临也说点什么,可又觉得有点没趣。行车时间越长,天色就越暗。睡意也随着车辆行驶的规律噪音袭来。

就好像……被带走了似的。

被带到只有永夜的地方。

……被折原临也。

 

 

黑发男子转过脸来,没有说话。

「……干嘛。」正臣吞了口口水,「想动手噢?」

男人伸出一只手。他想躲,却一时没反应过来。下意识地闭上眼——

折原临也把手轻轻搭在正臣脑袋上,揉了揉。轻轻地。

他吃惊地睁开眼。

读不懂对方的表情。

正臣张了张嘴,他想质问对方什么意思,却问不出口。想法像鱼刺一样哽在喉口,行动也是一样。他竟然没有拍开他的手。

——你究竟在犹豫个什么。

你知道折原临也的任何行动都不会是你想的那个意味的。与其说他总是在撒谎,还不如说他的想法变得太快,不仅你抓不住,连他本人也无法控制。

快放开那些碎片啊。

就因为自己怎样也不甘心吗?

快放开不就好了。

……快放开啊。

 

这种半吊子的安全感,要来做什么。

男人收回了手,也带回了少年对半分的安心感与不安。

 

只留下了少年微微颤抖的肩头。

 

 





  

PR
Name

Title

Mailadress

URL

Font Color
Normal   White
Comment

Password


<<   HOME    11  10  9  8  7  6  5  4  3  2   >>
忍者ブログ/[PR]

Template by coconuts